鸟说(戴名世文言文)

编辑:海马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9 07:24:12
编辑 锁定
《鸟说》是清代戴名世作品出自《戴名世集》。文末作者发出的感慨,意图在于揭露封建社会使人无法生存的残酷现实。
作品名称
鸟说
作品出处
戴名世集
作    者
戴名世

鸟说作品原文

编辑
余读书之室,其旁有桂一株焉。桂之上,日有声口官口官者,即而视之,则二鸟巢于其枝干之间,去地不五六尺,人手能及之。巢大如盏⑷,精密完固,细草盘结而成。鸟雌一雄一,小不能盈掬⑸,色明洁,娟皎可爱,不知其何鸟也。雏且出矣,雌者覆翼之,雄者往取食。每得食,辄息于屋上,不即下。主人戏以手撼其巢,则下瞰而鸣,小撼之小鸣,大撼之即大鸣,手下,鸣乃已。他日,余从外来,见巢坠于地,觅二鸟及鷇 ,无有。问之,则某氏僮奴取以去。
嗟呼!以此鸟之羽毛洁而音鸣好也,奚⑺不深山之适而茂林之栖,乃托身非所,见辱于人奴以死。彼其以世路为甚宽也哉。

鸟说注释译文

编辑

鸟说辞句注释

⑴日:每天。
⑵口官(guāng)口官:拟声词,二鸟相和之声。(注:口官是一字,口字旁右边是官,输入法中无此字)
⑶巢:做巢。
⑷盏:杯。
⑸掬:捧。
⑹鷇(gòu):初生的小鸟儿。
⑺奚:为什么。
(8)及:碰到
(9)盈:满
(10)已:停止

鸟说白话译文

我读书的房屋,它旁边有一棵桂树。桂树上每天有关关叫声,靠近一看,是两只鸟在枝干之间做巢,离地不到五六尺,人的手可以碰到它。巢像小杯子一样大小,精密完整而牢固,用细草缠结而成。鸟是一雌一雄,小的不能满一捧, 毛色明亮而洁净,美好洁白可爱,不知道是什么鸟。
雏鸟将要出壳了,雌鸟用翅膀盖着它,雄鸟去捕食。每次得到食物,就栖息在屋上,不马上下来。房屋的主人戏弄地用手摇它的巢,它们就向下看着鸣叫,轻摇它轻叫,重摇它就大叫,手拿下来,鸣叫就停。 后来有一天,我从外面来,见鸟巢掉在地上,找两只鸟和雏鸟,没有了。问它们的去向,是屋主的童仆抓走了。
唉!因为这鸟的羽毛洁白而且鸣叫声音好听,为什么不到深山里去寻找茂林栖息呢,托付身体到不合适的地方, 才会被奴仆屈辱而死。那人生上的路就很宽吗?!

鸟说创作背景

编辑
本文记载于《戴名世集》。这篇《鸟说》作者借鸟喻人,用小鸟的遭遇倾诉自己和身处底层的人民的不幸。

鸟说诗词鉴赏

编辑

鸟说原文赏析

戴名世的《鸟说》,以简洁的语言、生动的文笔,写出一幕鸟类的悲剧。文中的雌雄二鸟选择书斋之旁、桂树之上作为安身立命的地方,以为这是一个安静的所在,故而当初颇为怡然自得:“唁唁然”,这是形容二鸟合鸣之状。它们为“小家庭”的建立而奔忙,精心构建其“安乐窝”:“巢大如盏,精密完固,细草盘结而成。”过不多久,小鸟出生,雌雄二鸟各有分工“雌者覆翼之,雄者往取食”,倒也其乐融融。可是,它们并不知道,哪怕是安静的地方,只要有人出入其间,就有危险祸患;果然,每当雄鸟觅食归来,息于屋上,尚未回巢之时,桂树的主人“戏以手撼其巢,则下瞰而鸣;小撼之小鸣,大撼之即大鸣。手下,鸣乃已”。这其实是对雄鸟一家的生存的极大挑战。两相对比,鸟极其弱小,而人的力量十分强大;后者可以轻而易举地捣毁鸟巢,前者面对危险只能哀鸣而已,绝无抵抗之力。于是,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了:“他日,余从外来.见巢坠于地.觅二鸟及彀,无有。问之.则某氏俺奴取以去。”这一对“小不能盈掬,色明洁,娟皎可爱”而又与世无争的夫妻鸟,连同它们的幼雏,不明不自地横遭杀身之祸。此情此境,教人不得不为之哀痛、为之叹息!
对于鸟类而言,人间是险恶的;它们太纯朴、太没心机,以至于身处险境而不知自保,最后遭无妄之灾。作者的看法是:它们“托身非所”,以为“世路甚宽”.实际上是不懂世情.终于“见辱于人奴以死”。这一番感慨,非历练者所不能道.其中蕴含着作者的阅世经验,是在特殊环境下说出的极为沉痛的警世之言。[1] 

鸟说名家点评

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董上德在《桐城派散文的一篇佳作——读戴名世《鸟说》》中写道:《鸟说》叙事甚有条理,状物多用白描.作者能于日常生活的琐事中有所洞悉、有所领悟,颇得明归光散文之精妙。[1] 

鸟说作者简介

编辑
戴名世20岁授街养亲,27岁所作时文为天下传育,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)应级试,二十六年,以贡生考补正兰旗教习,授知县,因愤于“悠悠斯世,无可与语”,不就;漫游燕、越、齐、 鲁、越之间。 康熙五十年(1711年),左都御史赵申乔,据《南山集·致余生书》中引述南明抗清事迹,参戴名世 “倒置是非,语多狂悖”,“祈敕部严加议处,以为狂妄不敬之戒”——由是,《南山集》案发,被录下狱。五十三年三月六日被杀于市,史称“南山案”,戴名世後归葬故里,立墓碑文曰“戴南山墓”。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董上德.《桐城派散文的一篇佳作——读戴名世《鸟说》》:凤凰出版社,1998年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古诗